【作者 陳敏鳳/資深媒體人】

?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超乎預期的激烈,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吳敦義的動向。因為吳不只是最可能當選的參選者,也被認為是執政的民進黨最擔憂的對手,但吳敦義宣布參選以來,他的聲勢並未如預期一般地看漲,反而有些居於劣勢,這種超乎預期的選情發展,完油煙處理DIY全出於他謹小慎微、未具大氣魄決斷的個性,乃是吳敦義從政以來的缺失,也是未來的絆腳石。

吳敦義在去年總統大選後,朱立倫因負責任請辭黨主席,當時即有很高的呼聲希望吳敦義可以接下重責大任,不過,在吳敦義精算下認為會輸,於是最後放棄參選,讓洪秀柱以換柱受害者之姿順利當選國民黨主席。

但洪秀柱擔任黨主席,並未團結國民黨上下一心,在執行在野黨的角色,仍偏離中道作法,走很久以前民進黨的老路,為反對而反對,而事實上,民進黨過去為反對而反對的作法飽受批評,於是民進黨會開始作好準備,在各項公共議題上提出不同的對策,不管可行不可行,不至於淪落成為反對而反對的箭靶。

洪秀柱帶領的國民黨,偏偏把已經被民進黨揚棄的老路拿出來故技重施,民進黨從在野黨到執政黨明明有一條明確的經驗法則可以效法,但洪秀柱還是要把國民黨反對的作法和技巧帶回遠古及叢林法則的時代,致使例如一例一休民進黨失分,國民黨也沒有占到便宜。

再者,黨中央對於第一線的立委黨團欠缺尊重,也不了解面對民意的痛苦,拿出幾乎是冷戰時期,漢賊不兩立的因應之道,對於自己請來的詹啟賢也在黨產議題上,全把責任推給了下面的人,洪秀柱領導的能力不足,搞到黨內抱怨聲四起,2016年總統大選後的國民黨更形同散架的破傘,隨時都可能倒於風雨之中。

黨內再度要求吳敦義出馬的聲浪再起,從2016年開始,黨內就傳出吳敦義和王金平等本土派人士在各地徵求新黨員,想要制衡黃復興黨部,那時黨內外就認為吳敦義必有再起的決心,可是到年底黨中央已經積極備戰,郝龍斌也躍躍欲試時,吳敦義仍一回要選,一回不要選的風聲四傳,其精算及猶豫的個性再度浮現。

這種要命的個性,造成反洪挺吳者的內亂,也埋下黨主席這一局走到如此亂局的關鍵。吳敦義事先設定這場選戰的主軸就是反洪VS.挺洪,如果可以把反洪的力量集結起來,吳敦義此局勝選機會大,但吳敦義為人過於小心,對於可能是自己對手的人都小心翼翼,以至不能廣結善缘,人情世故遠不如王金平。

拿郝龍斌為例子,吳郝兩人同赴美國,似乎培養了良好的默契,郝龍斌台北市長下台後,政治生涯並不順利,參選立委失利,對於黨主席之位也有企圖,不過,礙於吳敦義,因此一直在等吳敦義的決定,當時黨內還傳出未來2020不排除吳郝配的搭擋,顯然兩人不缺合作默契。

可是吳敦義對於黨主席一事遲不鬆口,黨內反洪者很怕吳敦義重演去年戲碼,最後放了大家的鴿子,吳敦義對自己動向過於小心,口風甚緊,連郝也好像搞不清楚,黨內據傳郝在宣布參選之前,曾想開門見山與吳深談,但談完仍然陷入五里迷霧中,於是郝龍斌展開動作先行宣布,再次展開拜訪動作,獲得雲林張榮味的支持。

因此,等到吳敦義宣布之後,張榮味以已承諾郝龍斌為由,在目前階段似乎保持承諾,並未如外界預除油煙機推薦期本土派大集結,當然這中間也有真真假假,力量分散有助化解黃復興黨部的集結,也並非不是良策。

不過,由吳陣營的焦慮來看,顯然反洪勢力的整合並不順利,戰略也顯得十分慌亂,照說如果安排就緒,吳敦義自然不用親自出面攻擊洪秀柱的黨中央或者洪的房屋問題等等。

吳敦義除了擔心郝龍斌、韓國瑜外,連詹啟賢的動向也很在意,詹這幾年雖然不在黨內,但其民間生技醫療累積的人脈和實力,也讓吳陣營有些擔心。

至此,吳敦義本來的反洪及挺洪的戰略主軸已經破功了,成為五強分天下,現在再加進潘維剛,雖然局勢可以為吳敦義挽回若干優勢,但原來可以桌上取廚房油煙處理柑的輕鬆優雅也完全盡失,變成費力又費功,甚至預期可以在第一輪就決勝負的戰略,落到非得到第二輪,而且六位參選者勢力重疊複雜,變數極多,吳柱兩人是否真的成為第一輪的前二名,目前都還很難說,黨內評估的可能列居第三及第四的郝龍斌及詹啟賢會不會成為黑馬?誰又知道呢?

當然,如果依照正常的看法,目前吳敦義還是具有優勢,但這一仗走下來,身為政壇老將油煙處理設備的吳敦義顯然還有許多不足之處,雖然身經百戰,卻也有不少敵人,很多人對吳敦義就是不夠誠懇,不是可以交心之人,自然就不可能服氣。何況,別以為這只是國民黨內看法而已,吳敦義民調一直很低,廣大的選民不也是對吳的形象有所疑慮嗎?吳敦義如果永遠維持這種形象,不只黨內主席之位取得難,總統大位更是難中之難。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

油煙處理器

2F155E4020C0F649
, ,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理由

trsdwgsd2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