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超越北上廣深 一線城市大戰即將開始?

來源:海外掘金(ID:GOLD1849)



資料圖

中國城市的踢館賽根本停不下來。

去年是廣深爭霸賽,今年是滬深長跑賽,即將登場的很可能是廣杭擂臺賽。G20大會的第一天,財經作傢吳曉波便在他的節目中拋出這樣一個爆炸式的問題:G20後,城市格局會不會變成北上深杭?一些房地產媒體更是把第三名的 深 去掉,簡單粗暴地喊出瞭 北上杭 。

在G20晚會絢麗煙火的見證下,杭州這座秀美的江南古城再次走上瞭巔峰,這個量級的光環效應,過去隻在北京上海兩位大哥那裡有過,有關杭州的未來無法不讓人浮想聯翩。峰會期間以及結束後,央視都來給杭州高調站臺,八次。



資料圖

不過,如果把這種 光環 理解成一種必然,則可能是一種誤讀,杭州有今日之成就,實則有著相當的運氣成份。

杭州之崛起,主要在經濟,而其支柱在民營企業。這個所有制結構放在今天來看是模范,但如果放在十年前,則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10年前的中國,民營經濟是沒有地位和話語權可言的,國企與外企才是撐起城市經濟的頂梁柱。

所以,當世界五百強的CEO們在陸傢嘴的摩天大樓裡指點江山時,當央企大哥在濱海新區的熱土上揮灑GDP時,馬雲和他的十八羅漢們還在杭州湖畔花園裡吃泡面;而當馬雲躊躇滿志地租下外灘的寫字樓準備大幹一場時,他才發現上海仍然沒有民營企業的位置,隻好老老實實地回到傢鄉杭州,繼續他的草根生意。未來會怎樣,馬雲不知道,杭州更不知道。

時至今日,情況好像反瞭過來,外企開始大規模產業轉移,國企則陷入產能過剩的困境,民企則逆勢上揚,表現出極強的抗擊打能力、應變能力與創新能力,成為中國經濟軟著陸的堅強支柱。所以,杭州的崛起,背後是中國民營經濟的崛起。民營經濟有話語權,杭州就有話語權。

杭州之崛起,還在於一次產業經濟的驚險對賭 沒錯,是對賭。在中國,可能隻有北京上海兩位天之驕子不需要考慮飯碗問題,但是其他城市一定面臨產業經濟的路徑選擇問題。在這個艱難的抉擇上,不同的城市開始分道揚鑣。我們可以籠統地說,在十年前那個風雲激蕩的年代,無錫選擇瞭光伏,天津選擇瞭重工,深圳選擇瞭電子工業,廣州選擇瞭汽車,杭州選擇瞭電子商務,溫州選擇瞭炒房。

很明顯,溫州與無錫 賭錯 瞭,天津與廣州隻能算 保本 ,深圳與杭州則 賭對 瞭,但既然是 賭 ,就一定面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想像一下,如果回到最初,誰能想到這個吃泡面的 黑網吧 式小創業公司能長成今天的參天大樹?就在十年前,還有人說馬雲是個大騙子呢。



圖為阿裡巴巴紀錄片《揚子江中的大鱷》截屏

現在來看,得益於民營經濟的整體崛起,得益於阿裡巴巴的電子商務平臺和剛被寫入G20公報的電子世界貿易平臺(e-WTP)對全球貿易的賦能能力,得益於螞蟻金服的普惠金融對人類金融生活和好的社會的深遠影響,杭州從一個傳統的區域型工商業城市升級為全球最大移動支付之城、影響全球的電商之城、普惠金融之城。

但是這三個 得益 都帶有相當的運氣成份,杭州台中月子中心推薦要在整體的城市地位上與北上廣深並駕齊驅,至少還有三座幾乎無法逾越的大山等著杭州去攀登。

第一座大山總量差距

台中月子中心收費 相比北上廣深,杭州還隻是一個區域型的中心城市,而北上廣深扮演的是全國性門戶城市的角色。

1、在總量型經台中月子中心比較濟指標上,無論是經濟規模(GDP)、常住人口總量、資金總量,還是總部經濟指數、PCT國際專利等數據,杭州都與北上廣深不在一個數量級上。總量本身就是優勢,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雖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傢,但因為總量巨大,在國際上的地位舉足輕重。杭州要與北上廣深並列,首先縮減巨大的總量差距。



資料圖

2、在城市性質上,北京是全國性的文化創意、科技創新與國際交往中心,上海是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與航運中心,深圳是全國性的金融與科創中心,廣州是全國性的商貿與航運中心城市、五個國傢中心城市之一。杭州在這些功能上都隻具備區域型的輻射力,承擔的全國性功能還是太少。

3、在公共資源配備上,比如大區機構數量、領事館數量、地鐵裡程數、國際航班數量、科研院校數量、三甲醫院數量、鐵路樞紐地位等指標上,杭州與北上廣也不在一個數量級上。例如,華東地區的大區機構幾乎全部設立在上海與南京、領事館全部在上海、科研院校也大部分集中在上海與南京,杭州在這些公共資源的配備上一直不強。



資料圖

第二座大山結構差距

北上廣深在產業門類上、市場主體多元化上都屬於 傢大業大 的城市,但杭州相對來說還是一個偏科的城市。

1、北上廣深在傳統制造業、重工、金融、文創、智能硬件、互聯網、生物科技、新能源、生產性服務業等多個領域百花齊放,而杭州的強項主要是傳統制造業、互聯網等少數科目,而在重工、智能硬件、大飛機、大火箭、生物科技等先進制造業領域,乏善可陳,在新能源汽車、特色金融等領域雖然有亮點,但與北上深仍然存在較大差距。也許正因為產業門類偏科,一個阿裡巴巴就顯得特別的耀眼,一個螞蟻金服就顯得特別的創新。

產業的偏科給杭州的可持續發展其實帶來一些不確定性。根據科技行業的反摩爾定律,產業經濟更新迭代的周期越來越短。簡單理解就是,今天的新興產業十年之後甚至是三五年之後,就不一定是新興產業,甚至會成為夕陽產業。杭州過去十年在對互聯網產業的對賭上大獲成功,但這並不能保證杭州可以一直聳立在潮頭浪尖,下一輪產業對賭如果錯誤,杭州很有可能會從風口上退下來,成為一個平庸的城市。

國際上有很多非常新銳但是產業門類相對偏科的城市,後來都因為產業經濟的更新迭代出現衰落,比如美國的 汽車城 底特律, 鋼都 匹茲堡。杭州在產業門類上的多元化佈局,當然比底特律和匹茲堡要好,但仍然不能掉以輕心。要真正追上北上廣深,杭州需要在產業門類的多元化佈局上更進一步。

2、北上廣深的市場主體在所有制上是多元化的,既有活力四射的民營經濟,也有老成持重的國營經濟,還有華麗多姿的外資經濟,而杭州的強項隻有民營經濟,市場主體的多元性明顯不夠,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杭州經濟的穩定性與抗擊打能力。2008年至2011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浙江的民營經濟遭到重創,經濟增速明顯出現階段性的下滑,浙南地區直到今天還處在轉型的泥淖之中。

長期以來,國傢在長三角地區的重工與先進制造業佈局,往往是以上海為中心的,江蘇次之。而在吸引外資的規模上,浙江與江蘇、上海的差距也不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在長三角地區的國資與外資佈局戰略中,浙江一直是個相對邊緣的角色,這導致杭州經濟在所有制上也出現瞭相對偏科的現象。

缺乏大外資的佈局,讓杭州在引入國際先進技術、對接全球貿易等方面處於劣勢;缺少大國資的佈局,讓杭州缺乏國傢級的產業佈局,比如大飛機、火箭、核電、高鐵等先進制造業都是國資主導,杭州在這些領域的話語權是不大的。所以,多元化的所有制結構是一個城市建立話語權的重要籌碼,杭州在這方面與北上廣深還存在不小的差距。

第三座大山連接力差距

互聯網行業追求的一個東西叫做 連接一切 ,哪傢公司的連接能力越強,其獲得的流量就越大、其配置的資源就越多。在全球經濟一體化、國際貿易網格化的今天,城市就是國際貿易這張大網的連接點 哪座城市台中坐月子費用的連接能力越強,其獲得的人才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就越多,其配置資源、制定規則的能力就越強。

所以,要成為真正的一線城市,除瞭要具備強大的內生發展台中產後護理中心介紹能力,也要具備強大的連接能力 在全球高端要素網絡體系中的連接能力與輻射能力。

杭州的強項是內生發展能力,蓬勃發展的民營經濟就是杭州內生發展能力的強大支撐,但杭州的對外連接能力還遠遠不夠,缺乏大空港、大陸港、大海港、大信息港、大交易所等對接國際高端要素的入口,在國際貿易體系中的樞紐地位不強,這一點還遠遠不能與北上廣深媲美。

杭州隻有內河港,沒有大海港與大空港,華東地區的空港物流中心在上海,國際航線也多數設立在上海。杭州不是傳統的鐵路樞紐,杭州也缺乏全國性交易所平臺,杭州也不是華東地區的媒體與信息中心,這些短板直接導致杭州的 連接力 不足,嚴重制約瞭杭州在參與國際貿易體系中的能動性。在國際貿易體系中,杭州隻能是上海的二傳手。



資料圖

當然,互聯網的出現,顛覆瞭一些傳統的遊戲規則,有助於杭州補齊這些短板,實現彎道超車。比起陸港、海港、空港,互聯網是一種更強大、更深刻的連接工具,它可以把杭州這個非港口城市、非貿易樞紐城市快速融入、深度融入國際經濟體系。

阿裡巴巴就是這樣一個工具,杭州沒有大海港、沒有廣交會,但可以通過阿裡巴巴將貨物賣到全國乃至全世界,而且它是開源的,任何地區和城市都可以通過阿裡巴巴直接成為國際貿易體系中的一個節點;杭州也沒有證券交易所,但可以通過螞蟻金服實現對創業公司和小微企業精準的金融服務,且融資的門檻更低、更方便,風控也做的更好。

不過,互聯網的連接力仍然是有限的,它可以解決物流與信息流的連接問題,但解決不瞭人才流的連接問題。今天中國,人們可以通過互聯網把貨物與信息送到任何一個想去的地方,哪怕是那些偏僻的小鎮,但無法通過互聯網把人才流送到想去的地方。簡單來說,互聯網時代,貨物與信息可以均衡地分佈,但人才卻仍然呈現高度集中的形態,盡管這兩年,阿裡巴巴和螞蟻金服從海外吸引瞭一大批技術、金融頂尖專才加盟,但從總的基數來看,北上廣深仍然聚集著中國最多的高端人才和海歸精英。

根本上來說,吸引人才最大的籌碼仍然是權力,縱使你在互聯網上的連接能力再強,也很難超越這個籌碼對人才的連接力。全國范圍來看,哪裡是權力中心,哪裡就是人才中心。杭州是浙江的省會,又是副省級城市,其權力能級當然不差,但比之北上廣深仍然遜色一些。北京上海不用說,廣州是第一經濟大省的省會,在華南地區有眾星拱月之勢,又是五個國傢中心城市之一,其實際的影響力不是一般省會城市可以媲美的。深圳則有 北京飛地 之美譽,時刻肩負著改革創新的國傢級重任,是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

毫無疑問,杭州為轉型中的中國經濟貢獻瞭一抹獨特的亮色,其給中國城市發展的啟示作用非常巨大,但如果把這理解為中國城市格局的一次深刻洗牌、理解成對北上廣深格局的一次顛覆,則有些過度詮釋瞭。因為阻擋在杭州與北上廣深之間的三座大山,還等著杭州去慢慢攀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理由

trsdwgsd2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